<i id="hvhzd"></i>
<var id="hvhzd"><strike id="hvhzd"><listing id="hvhz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hvhzd"><strike id="hvhzd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hvhzd"><video id="hvhzd"><listing id="hvhzd"></listing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hvhzd"></var>
<var id="hvhzd"><strike id="hvhzd"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hvhzd"><strike id="hvhzd"></strike></cite>
<menuitem id="hvhzd"></menuitem><var id="hvhzd"><strike id="hvhzd"><listing id="hvhz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vhzd"><strike id="hvhzd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hvhzd"><strike id="hvhzd"><listing id="hvhz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hvhzd"><strike id="hvhzd"><listing id="hvhzd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hvhzd"></var>
<var id="hvhzd"></var>
<var id="hvhzd"></var>
微信公众号

咨询热线:400-090-5388 

制造中国检索

当前位置: 首页>制造中国>2021年1月

冠卓顾问-卓越运营|KPI体系|培训体系|精益六西格玛|5S管理|班组建设

     “又到月底了,员工的月度绩效考评又要做了,不知道谁又会来找我?唉!真伤脑筋。”Jack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,满脸愁容。作为制造部门的经理,2个月前正是他自己提出要对生产线员工做绩效考评,而2个月后的今天,Jack对自己推行的绩效考评正在一点儿一点儿地丧失信心。
     每个月的5号,是一个被盼望的日子,在这天制造部员工上个月的绩效考评结果将会被公布,每位员工将会知道自己这个月能拿到多少绩效奖金。而对于制造部门的管理者们,5号却是恶梦的开始。就在刚刚过去的5号,考评结果一公布,就立刻有很多员工不满意,纷纷找组长们理论起来:“XXX上个月明明产量没我高,凭什么给他A而给我B?”“我上个月天天加班,一天都没休息,才是个C,XX请了4天假却是B,为什么?”“凭什么给我打D,我哪里得罪你了?”“XXX经常迟到,却每个月都是A,我从来不迟到,却从没拿过A。你说,我哪里做得不如他?”“你们打考评根本就是靠关系,一点儿公平性都没有!”“再这样下去,我也不来加班了,反正加不加班绩效都一样……”面对下属的“猛烈炮火”,组长们招架无力,最后只得说:“这个考核是经理要做的,你们有意见找经理去。”于是“上访者”们便愤愤不平地来到了Jack的经理办公室,将同样的问题再重复一遍。Jack则苦口婆心地安抚民心,软硬兼施,直至口干舌燥,才算将民怨平息。眼看5号又快到了,Jack已经能够预见到同样的故事会再次发生:“唉!4号过后直接是6号该有多好!”
    “再这么下去不是办法,一定要找到解决的方法才行。”Jack决定主动出击。先找几个管理者开个会,听听大家的意见!四位组长到齐之后,大家开始各抒己见。小李说:“经理,要不别做绩效考评了。当初你说分A、B、C、D绩效等级是为了让员工更好管理,但现在看起来员工更不把我们当回事儿了。”“是啊,不论我们评出什么样的结果,总是有人不满意,我们每次都会得罪一些人。”小周附和道。小顾补充道:“而且不仅仅得C和D的人不满意,对得A的人也不好,他们会被别人认为跟我们有什么猫腻,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。”小李和小周立刻表示同意。Jack说:“不行,不能不做,考核绩效一定是对的,我们只是没找对方法而已。”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,这时组长里面最年长的老张说话了:“我有个办法,不要评C、D等级了,就用两个等级,B是一般,A是优秀。大家轮流做A,这样公平一些。”“这个办法好!能解决问题。”其他三位组长异口同声地表示赞成。“好个屁!这是什么馊主意!这样做跟原来有什么不一样?不还是吃大锅饭吗?”Jack忍不住骂道。于是,组长们面面相觑,又陷入了沉默。Jack看大家再也提不出什么好建议,只得散会。
     下班后,回家的路上,Jack一边开车,一边回忆起这几个月发生的事。
     三个月前,Jack通过层层面试进入这家工厂运营管理公司担任制造部部门经理。这家工厂前身是一家有着20多年历史的老国企,去年由于经营不善被外资收购,总经理也换成了总部派来的Thomas。记得在最终面试时Thomas问道:“制造部目前的管理很散漫,我需要一位魄力和能力兼备的管理者,将这个部门改头换面。你觉得你需要多长时间?”“半年。”年轻气盛的Jack自信满满。
     上任后Jack才发现自己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。别的不说,光看现场的5S管理水平就能得出结论这是个作坊,而不是车间。大多数员工不穿工作服,还有人上班时间不知去向,下班时反而准时打卡。现场随处可见手套、工具和不明状态的物料、半成品。印着5S宣传口号的横幅挂在墙上,与现场形成了醒目的对比。与现场相比,更让Jack感到棘手的是这些管理者们。四个组长中,小顾、小周和小李是刚晋升为组长不久的新手,对管理是一知半解,而最年长且资深的组长老张,却是个和气生财的“老好人”。经过一番思考,Jack决定从绩效考核先入手,让组长们把人管起来。于是,Jack上网查了一些资料,做出了KPI量化考核体系方法,明确了A、B、C、D四个绩效等级和人员比例,A占20%,B占35%,C占35%,D占10%,然后就风风火火地推行了起来。然后,就出现了开头的那一幕。
      眼看三个月就快过去了,刚推行就遇到了这么大的阻力,自己也已经是骑虎难下,接着推行,员工又要造反;放弃,对自己的威信是个很大的打击,以后队伍也没法带。想到这里,Jack不寒而栗。“不行,不能束手待毙,一定有解决的办法,方法总比困难多,方法总比困难多……”Jack自言自语地念念有词,这时他脑海里浮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…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(未完,待续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凌晨三点半
声明:制造中国文章---属冠卓咨询内部专家原创内容,代表个人观点,授权于冠卓咨询网站使用;如需转载请保留原意并注明来源:冠卓咨询。请尊重原创!

vip彩票软件